Sunday, July 2, 2017

回答美国高中生的问题

张维迎那篇关于自由是一种责任的演讲,让我想到多年前在我回答一个美国高中生提出的多达十个问题中,有些回答有着类似的见解。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至少我是个能保持独立见解和自由思考的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恰恰抹杀的就是这种能够独立和自由思考的人。

把那次的问题和回答贴在这里,也算是个对应吧。10/14/2011

First of all, I don't know where you get to know that China is an "eco-friendly" country-----back to 100 years ago, it might be the case. In my view, nowadays China could be anyting but so-called eco-friendly country. Here I'd like to give you a clue----have you heard about a map issued by NASA last year that offers a Global View of Health-Sapping Air Pollution? Here is the link. http://www.nasa.gov/topics/earth/features/health-sapping.html. Hope you can easily find where China is.

Secondly, I have to admit that the topics of your ten questions are so big that we may have to write an academic article to answer each of them. Anyway, I will try my best to give my own opinion.

How is living in China different than living in America?

A: This question is quite broad and the answers really depend on personal experiences but overall I guess it is safe to say there are many differences in terms of living in America vs China. As you may understand, the biggest difference will be culture-related,which requires another article or even a book to address. As for the other aspects of living, in our own case, for example, here we have a bigger housing, a cheaper utility et al.

Pros in USA, better housing, better education system, can have more than one kid, more freedom, better law system, better air quality, less people,more sports/game choice, can play and carry guns, et al.
Pros in China, better food choice, more relatives gathering,  better career development, less working time.


Do you think Chinese people are more technology-savvy than Americans?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I mean I didn't get the point of such question. Can you name a few of technology that were invented in China in past 50 years or maybe 100 years? I don't think this is a question that will make sense for your project because in any population you will always find that some people are more savvy than other people and vice versa.



Do you think China as a whole is more 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than America? If so, what does America need to do to meet China’s standards?

see the answers above. or a short answer is NO.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China's standards.


Do you think America should be relying on China for “eco-friendly” innovations, or should Americans be focusing on domestic innovations?



1. China is not eco-friendly at all.
2. Yes, I guess America only can rely on themselves. 



How is your job in America different than past jobs in China? How many hours do you work in America as opposed to China? Do you think you get better benefits in America or China?

1. I am here a cyto technologist and I used to be a professor in the college when I was in China. I guess you can easily tell how much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two jobs. As for working hours, overall there are almost same but I had more vocation time in China.
2. When you gain something, you lose something as well. In terms of career choice, It's hard for me to say I gained something here.

What are some Chinese family values and morals? From your perspective, how do American values differ from Chinese values?

1. There are too many to list here. In my view, one of biggest different of Chinese family values and morals vs American's is involved the way how we treat elders and kids. As in many Asian cultures, the elders of the family in China are revered for their wisdom. In both traditional and modern families, elders are respected, taken care of and looked up to by the rest of the family. We basically have an obligation to take care of our parents when they are aged. At this point we always feel very guilty because we are so far away from our parent although luckily we have our siblings in China.

As for raising a child, I am not sure whether you had read a book called 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 by Amy L. Chua. She was born here but her parents are Chinese but they moved from Philippines instead China. So somehow I don't think this author is real Chinese. This book was published in January 2011 and basically she tells the stories how she raised her two daughters successfully.  This book ignited a global parenting debate on how hard we as parents have to be on our kids. Anyway, many Chinese people actually didn't feel surprised whe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book was published and they think this only reflects a typical way how most of us raise children in China.
Take myself as an example, I asked myself whether I am a tiger mother and I discussed with my hubby. The conclusion was that I am not a real tiger mother but I am a pusher.

If you had a chance to ask every Chinese parent you met in America whether their kids learn any instruments. The answers would be 100% yes. And at least 9 out of 10 would be piano.

What do think American leaders need to do to get us out of our economic recession?

I guess the answer is very obvious if every politician pays attention to the movement of Occupy Wall Street that are happening now.



Do you think America has the means to make major changes in our energy efficiency (i.e. replacing the electrical grid, installing solar panels, using electric cars, etc.)?

Absolutely yes, The means are there but someone just ignores. I heard a story told by an American colleague of my hubby.  He believes that the technology of utilizing water as power resource to drive our car is there long time ago. However the oil companies not only already hold such patents but also try their best to prevent such patents into mass production. He said someone has been killed due to this. Do you believe such conspiracy?

Which innovations in China would be good to re-create in America? What do you think are th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we (Americans) need to make in our energy efficiency?


1. Please refer to the answers above.
2.  I don't know what would be th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regarding of energy efficiency in USA. But I do hold a question about why Americans love to dry their cloth in the electronic dryer when there is a more natural and more eco-friendly way-----showering in the SUN.

How do you think America should go about making these changes (in energy efficiency)? Do you think the government will be able to enforce these changes?

1. Let's start a small step before go too far---stop using any electronic dryer.
2. Unfortunately, I don't think so. We have first amendment here.



张维迎:自由是一种责任

目前,在国内大部分网站,张维迎这篇文章已经被封。这是中国共党领导下的政府继续深层次堕落和愚民政策的体现。

特转发这里。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就凭这篇文章,凭张教授这次有胆识公开地讲出来,证明了他还是个有骨气的知识分子。看看除了封他的文章,还会有啥别的不要脸皮的小动作。



-------------
原标题:张维迎:自由是一种责任张维迎本文为7月1日上午,张维迎教授在2017年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同学们好!首先祝贺大家毕业!“北大人”是一种光环,也是意味着责

原标题:张维迎:自由是一种责任

张维迎

本文为7月1日上午,张维迎教授在2017年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同学们好!首先祝贺大家毕业!

“北大人”是一种光环,也是意味着责任,特别是对我们这个苦难深重、饱受蹂躏的民族的责任。

中华文明是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并且是唯一延续至今的古老文明。古代中国有过辉煌的发明创造,为人类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在过去500年,中国在发明创造方面乏善可陈。让我用数字说明这一点。

根据英国科学博物馆的学者Jack Challoner的统计,从旧石器时代(250万年前)到公元2008年之间产生了1001项改变世界的重大发明,其中中国有30项,占3%。这30项全部出现在1500年之前,占1500年前全球163项重大发明的18.4%,其中最后一项是1498年发明的牙刷,这也是明代唯一的一项重大发明。在1500年之后500多年全世界838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来自中国。

经济增长源自新产品、新技术、新产业的不断出现。传统的社会只有农业、冶金、陶瓷、手工艺等几个行业,其中农业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现在我们有多少个行业?按照国际多层分类标准,仅出口产品,两位数编码的行业有97个,4位数编码的行业有1222个,6位数编码的行业有5053个,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这些新的行业全是过去300年里创造的,每一件新产品都可以追溯到它的起源。在这些众多的新产业和新产品中,没有一个新行业或重要产品是中国人发明的!

以汽车产业为例。汽车产业是1880年代中期由德国人卡尔·本茨、戴姆勒和迈巴赫等人创造的,之后经历一系列的技术进步,仅从1900到1981年间,就有600多项重要创新(Albernathy, Clark and kantrow (1984))。中国现在是第一汽车生产大国,但如果你写一部汽车产业的技术进步史,榜上有名有姓的发明家数以千计,里边有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意大利人、美国人、比利时人,瑞典人、瑞士人、日本人,但不会有中国人!

即使像冶金、陶瓷、纺织等这些在17世纪之前中国曾经领先的传统行业,过去三百年里的重大发明创造,没有一项是我们中国人做出的。

我要特别强调一下公元1500年之前和1500年之后的不同。1500年之前,全球分割成不同的区域,各区域之间基本处于封闭状态,一项新技术在一个地方出现,对其他地方的影响微乎其微,对人类整体的贡献非常有限。比如说,东汉的蔡伦于公元105年发明了造纸,但中国的造纸技术到公元751年后才传到伊斯兰世界,又过了三四百年才传到西欧。我上小学的时候,练字还得用“土盘”,用不起纸。

但1500年之后,全球开始一体化,不仅技术发明的速度加快,技术扩散的速度变得更快,一项新技术一旦在一个地方出现,很快就会被其他地方引进,对人类整体的进步发生重大影响。比如,德国人于1886年发明了汽车,15年之后,法国成为世界第一汽车生产国,又过了15年,美国取代法国成为第一汽车生产大国,到1930年,美国汽车普及率已达到60%。

因此,1500年之后,创新才真正有了国家间的可比性,谁优谁劣一目了然!中国在过去500年没有做出一项可以载入史册的发明创造,意味着我们对人类进步的贡献几乎为零!比我们的祖先差远了!

我还要强调一下人口规模问题,国家规模有大有小,国家之间简单比较谁的发明创造多,容易产生误导。
理论上讲,给定其他条件,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越大,创新越多,技术进步越快。并且,创新之比与人口之比是指数关系,不是简单的等比例关系。原因有二:第一,知识在生产上具有重要规模经济和外溢效应;第二,知识在使用方面不具有排他性。

10多年前,美国物理学家Geoffrey West等人发现,在城市生活中,人类的发明创造与人口的关系遵循正5/4指数缩放规则: 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口是另一个城市的10倍,那么,发明创造总量是后者的10的四分之五次方,即17.8倍。

以此来看,中国对世界发明创新的贡献与中国的人口规模太不成比例。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倍,日本的10倍,英国的20倍,瑞士的165倍。按照知识创造的指数缩放法则,中国的发明创造应该是美国的5.6倍,日本的17.8倍,英国的42.3倍,瑞士的591倍。

但实际情况是,近代500年里,中国在发明创新方面对世界的贡献几乎为零,不要说与美国、英国比,我们甚至连瑞士的一个零头也达不到。瑞士人发明了手术钳,电子助听器,安全带,整形技术,液晶显示器,等等。中国人民银行印刷人民币使用的防伪油墨是瑞士的技术,中国生产的面粉有60%-70%是由瑞士布勒公司的机器加工的。

问题出在哪里?难道是中国人基因有问题吗?显然不是!否则,我们就没有办法解释古代中国的辉煌。
问题显然出在我们的体制和制度。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扼杀企业家精神。中国人最具创造力的时代是春秋战国时期和宋代,这不是偶然的。这两个时代也是中国人最自由的时代。

公元1500年之前,西方不亮,东方昏暗。公元1500年之后,西方一些国家经过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逐步走向自由和法治,我们却原地踏步,甚至反其道而行之。

我必须强调,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当心灵不自由的时候,行动不可能自由;当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创造。让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今天,饭前便后洗手已成习惯。但是,1847年,匈牙利内科医生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提出医生和护士在接触产妇前需要洗手的时候,他冒犯了同行,并因此丢掉了工作,在一个精神病院死去,终年47岁。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的观点基于他对产褥热的观察,当时他所在的医院有两个产房,一个服务于富人,由专业医生和护士精心照料,这些医生不断在接生和解剖尸体之间转换工作;另一个服务于穷人,由接生婆负责。他发现,富人得产褥热的比例是穷人的三倍。他认为,原因是医生不洗手。但他的看法与当时流行的医学理论相矛盾,他也不能对自己的发现给出科学证明。

人类的卫生习惯是怎么改变的?这与印刷机的发明有关。

1440年代,德国企业家约翰内斯·古腾堡发明了活字印刷机。印刷机使得书籍和阅读普及开来,许多人突然发现,他们原来是“远视眼”,由此对眼镜的需求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在印刷机发明一百年后,欧洲出现了数千家眼镜制造商,并由此掀起一场光学技术的革命。

1590年,荷兰眼镜制造商JANSSEN父子把几个镜片累在一起放一个圆筒里,发现透过玻璃所观察的物件被放大,由此发明了显微镜。英国科学家Robert Hook用显微镜发现了细胞,引起了科学和医学一场革命。
但最初的显微镜分辨率并不高,直到1870年代,德国镜片制造商Carl Zeiss生产出了新的显微镜,它是基于精确的数学公式构造的。正是借助这种显微镜,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等人发现了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细菌,证明当年匈牙利医生塞麦尔维斯的观点是正确的,由此创立了微生物理论和细菌学。正是微生物学和细菌学的创立,逐步改变人类的卫生习惯,并由此导致人类预期寿命的大幅度延长。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当初古腾堡的印刷机被禁止使用,或者只被允许印刷教会和行政当局审查过的读物,那么,,阅读就不会普及开来,对眼镜的需求就不会那么大,显微镜和望远镜就不会被发明出来,微生物学就不会创立,我们不可能喝上消毒牛奶,人类的预期寿命也不会从30多岁增加到70多岁,更不要幻想探索宇宙空间了。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的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别人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们只是套利者,不是创新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我们没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牛顿花了30年的时间发现了万有引力,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搞明白了万有引力定律,如果我宣称自己用三个月的时间走过了牛顿30年的道路,你们一定觉得可笑。如果我再反过来嘲笑牛顿,那只能说明我太无知!

我们常说中国用世界7%的可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但我们需要问一问:中国何以做到这一点?简单地说,就是大量使用化肥。中国人食物中大约一半的氮来自无机化肥。如果不使用化肥,一半的中国人会饿死。

氮肥的生产技术是那来的呢?是100多年前,德国科学家弗里茨·哈伯和BASF公司的工程师卡尔·博什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后,中国与美国做的第一单生意,就是订购13套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最现代化的合成氨尿素生产设备,其中8套来自美国的KELLOGG公司。

再过五十年、一百年重写世界发明创新史,中国能否改变过去500年史上的空白?答案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们能否持续提升中国人享有的自由。因为,只有自由,才能使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和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使中国变成一个创新型国家。

因此,推动和捍卫自由,是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运的人的责任,更是每个北大人的使命!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

Tuesday, July 23, 2013

马云究竟说了什么 zt

2013/07/22 14:15:10

马云究竟说了什么


《南华早报》中文网7月13日刊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接受该报记者刘怡采访的访谈笔录,其中引述马云的话说,1989年镇压天安门广场的抗议者是 “最正确的决定”。这一内容在互联网上引起激烈争论,马云和阿里巴巴先后发表声明说,《南华早报》的报道不正当引述了马云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引发严重误 解;但《南华早报》坚持说,该报的文章和采访笔录准确、恰当地反映了马云所说的话。

以下是《南华早报》访谈录中所记述的马云相关谈话,以及《华尔街日报》根据阿里巴巴方面所提供录音忠实记录的马云同一谈话内容,马云在接受采访时究竟说了什么,读者们可自行作出判断。

《南华早报》访谈录

马 云:一家公司的CEO,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邓小平在「六四」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 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 定。混日子,那谁都可以不做决定的,那这就不叫管理了。

《华尔街日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的录音

马 云:一家公司的CEO,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邓小平在「六四」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 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选择──我上次讲的,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因为你不做这个决定麻烦就大了。 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混日子,那谁都可以不做决定的,那这就不叫管理了。

马云接受《南华早报》采访录音

马云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关于天安门事件的评论在互联网上引起了激烈争论。阿里巴巴与《南华早报》对于马云的真正所指 各执一词。以下是由阿里巴巴提供的马云接受《南华早报》采访的录音,供读者参考判断。(注:相关报道所涉及内容在录音的19分48秒至20分28秒之 间。)

中国企业家们的小时代 / 男方暴色 (zt)


2013-07-23 00:57 | 阅读(926) | 标签: 柳传志, 在商言商, 马云, 企业家 | 字号:   打印文章

“祸从口出”这四个字的深切意味,在过去的十天里,想必身为中国商人群体中教父级的柳传志和“大佬”马云,都各有一番其中滋味的个人体会。


7月11日,联想创始人柳传志6月份在企业家小范围聚会时对政商关系的表态,经由当天的《南方周末》报道,迅速大面积地扩散开来,继而引发舆论场里的轩然大波,一场关于中国企业家责任的争论浮出水面。


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天《南方周末》《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 “正和岛”上“退岛”风波》报道中,正是柳传志这样一番话,成为此后一周以来争论的焦点。


“在 商言商,莫谈国是”的柳氏论调一经发出,在《南方周末》的报道未刊出之前,身为正和岛岛民之一的王瑛在第一时间里就有了反应。尽管在这个只有2000多名 企业家成员的社交网站中,不乏将柳传志那一番表态奉为“大智慧”的岛民,但王瑛的一帖“退岛”声明依旧打破了此前对“柳论”呈现一边倒的平衡。在《南方周 末》的行文中,王瑛宣布“退岛”的理由很简单:在她看来,柳传志可以不说话,但不应该“以其影响力说这种话”。


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同样的讨论逐渐突破正和岛这个小小的内部社区,蔓延至全网,《南方周末》的此篇报道,算是开启了一道关于此话题论辩空间大门的钥匙,一时间,企业家群体及其所担负的责任,成为包括全体网民、媒体和中国企业家们自身所审视的对象。


7 月16日,财经网通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的口,间接给出了“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这一话题站在自身立场上的答案:企业家怕“谈政治”,一部分是因 为政府力量强大,企业家没有足够与其较量的资本,与其纠缠不清,不如避而远之;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凭借政府成为了既得利益者,自然希望保持现状。此条新闻 在微博上发出后,财新传媒的总编辑胡舒立立即予以转发,但她并不急于表达观点,而是以一句“企业家之于政治,该不该谈,能不能谈,为什么许多人不想谈,都 是可以深入讨论的话题”将讨论引入到活跃度和互动更高的新浪微博中,希冀能收获更多的答案。


作为中国企业家 中向来敢说敢做的代表,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在胡舒立这条转发之后评论道:“在中国面临变局和不确定时期,作为比普通大众有更多社会影响力的企业家群 体,无论是出于理想还是出以利益,都应有社会担当,表明态度。至于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权。”王石的简短表态,算是对“柳论”的委婉回应。此前一天,王石 刚刚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当年重庆唱红打黑期间,重庆一批企业家个人权利被野蛮侵犯时自己“不吭气的行为”的反思,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懦弱的行为”,现在, 他会对这种野蛮的权力侵犯权利的行径坚决说“不”。此话一开,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的个中代表人物,自然也逃不掉被媒体逮住来就此问题来“过一次堂”。


7 月18日,《时代周报》发表了对知名企业家王功权的专访,当然整个访谈基本上也是就“柳论”展开,王功权的应对相较柳传志的“在商言商”论显得滴水不漏, 用“那么多半是一种策略、回避或者特殊情况下的玩笑”既不得罪前辈来描述“在商言商”的论调,也用“我同意王石的观点,企业家群体应该有社会担当,表明态 度。至于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权利”的话既不搞道德绑架,同时推崇个人选择的自由,王功权用这样的表达将自己的立场和盘托出,必然让他获得一致好评。7月 19日,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也在一场微访谈中被“逼问”表态:“在商言商”就是一种政治表态。因为“政治不管你‘言不言’它都在你身边,与其逃避不如面 对。”


另一些知名企业家就算此次没遭媒体“过堂”,哪怕曾经有话关于此也被“挖坟”。比如像被称作“企业家 里的思想者”的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在今年1月23日正和岛一次闭门沙龙上的讲话,7月16日就被共识网给重新翻了出来,以此“被获取”这轮讨论中的参与 者身份。但与上述的王石等人立场不同,冯仑的话看上去更像是认同了柳传志的“在商言商”论,在这篇《再谈社会变革期的企业家选择》的发言整理中,冯仑认同 “企业家对法治、秩序、理性有天然的支持”,但又表示“更多时候,我们不应该跳出来说话”,更“不会站到公共知识分子的角度去说话”,因为“企业家会通过 各种各样的智库去说,这是企业家成熟的做法”。冯仑坦言,这种看法与柳传志、马云在行为模式上一种大体的共性。尽管观点各异,但冯仑与王石、王功权和任志 强等人对当下中国企业家生存环境却有共同论断来作为讨论前提,用7月13日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的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的话说:在中 国,企业家是弱势群体。


柳传志金口一开,媒体和媒体人们肯定少不了要掺和一把。与冯仑的观点大抵一致,金融 时报中文网财经版主编徐瑾和专栏作者孙骁骥都分别作为媒体人的声音发出。前者在金融时报中文网自己的专栏中表示,对柳传志这样的言论给予宽容态度,她更相 信这是在长期权力压抑之下集体无意识的自然流露;后者作为评论正好刊登于《时代周报》对王功权专访的同一期报纸上,认为“并不是没有政治参与的意愿,但行 事过于高调,难免担心为自己带来麻烦”,应当将“说”与“做”区分开来,文章认为毕竟大部分企业家还是热衷于社会公益、乐于推动社会进步的。这个推论过程 与茅于轼曾言“替富人说话,帮穷人办事”的逻辑异曲同工。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和《长江日报》却对“柳 论”不敢苟同,分别祭出一篇评论来“也说柳传志风波”,看似蜻蜓点水,实则大有深意。尽管论述中将柳传志企业家的身份剥离开来,附之以公民身份,强调公共 议题讨论之于一名合格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的重要性。但大陆媒体囿于舆论环境和自身原因,话只能刚刚好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接下来只能用旁敲侧击的笔法将主旨 一带而过。正因如此,相比于《长江日报》文中对中国历来政经环境和政商关系不痛不痒的描述,一财这篇《企业家谈政治也是本分》的文末点睛才略显大胆:“企 业家们不敢谈论政治的社会,一定是扭曲的、不健康的、让人感到恐惧的社会,也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社会。”

这边厢柳传志话音未 落,那边厢其谶语就在马云的身上得到了体现。7月13日,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上刊发的《马云访谈录(一):成功者只能走自己的路》短时间内出现变动, 且在变动后与其英文版本上刊发内容出现微妙的不一致,尽管通过后期编辑重新上版,但仍逃不过让马云本人置身于舆论风暴之中。《南华早报》的编辑@王丰 -SCMP和@沪港小生 针对马云7月16日那条话里有话的微博相继发难,南华早报中文网还于7月20日中午时分将编辑部声明悬挂于网站头条区置顶位置,即便此前已由阿里巴巴将关 于此次舆论风波的声明率先挂出,可是这看上去似乎并未起到危机公关应有的效果。鉴于马云访谈中所谈及的历史事实在陆媒中深有避讳,所能呈现出的舆情效果也 只能在自媒体平台上观其一二,新浪微博中搜索马云事件,其中对此的品头论足也可见一斑。《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的执行主编魏寒枫在其微博上评价马云:自恃 聪明却不懂民主常识,终至胡言乱语铸下大错。也正是在去年的7月,马云对《彭博商业周刊》袒露了对于政商关系的自我陈述:“要跟政府谈恋爱,但不要跟他们 嫁给他们”,因为“如果我不跟政府合作,会有大麻烦”。如此简短形象的比喻也正体现了马云对于自己生意的认识和隐忧。


敏 感话题往往成就了外媒们上演拿手好戏,从7月18日开始,《华尔街日报》就成为马云澄清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自我表述的第三方窗口。从遭受炮轰的客观 报道,到接受阿里巴巴单方面录音表呈还原当时采访情境,截至7月22日,《华尔街日报》连续用三篇文章追踪马云事件的来龙去脉,与其说这是《华尔街日报》 对于事实真相的渴求,不如说这更像是马云面对汹汹舆情必须做出的回应和姿态。他不小心触碰了敏感的政治神经,需要他自己出面来应对和解释,因为这关系到他 的个人形象,他的企业形象,以及他手下经营了长达14年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这是生意,是命,不能因为一句媒体的“不正当引述”而毁于一旦。这 其中,也足以窥见中国企业家对柳传志“箴言”违背可能造成后果的恐惧。


也正是在《南方周末》刊登柳传志“在 商言商”论和《南华早报》上演与马云采访纠葛之间的一天,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曾成杰因为集资诈骗罪,被长沙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执行死刑。而 在他入狱之前,这位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正是在当地政府的鼓励支持下,开始了利用民间集资方式开发项目的方式,他万万不会想到,正是当初越走越近的当地政 府,也令他日后一夜沦为阶下囚。7月12日,一声枪响,噤若寒蝉。


短短十天,短促且复杂三事,无一不显示着,权力与生意之间的关系或许已经注定了,这只能是中国企业家们的小时代,在其中,不会有他们的大身影。

Wednesday, July 3, 2013

转载 zt: 2013年克利夫·罗伯森哨兵奖获奖演讲(方舟子)

zt:  老方还是很会讲话的。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2013年克利夫·罗伯森哨兵奖获奖演讲

                            ·方舟子·

  (第24届全球欺诈问题大会,2013年6月26日拉斯维加斯。克利夫·罗伯森哨
兵奖为纪念曾揭露好莱坞黑幕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获得者克利夫·罗伯森,每年
授予一个不顾个人或职业后果,公开揭露企业或政府的错误的人。)

  (译文)

  获得该奖我深感荣幸。上个月有一个中国电视台播放了一个介绍我的活动的
报道,其题目是《一个人在战斗》。那是因为在中国我们没有像ACFE(注册舞弊
审核师协会)这样的组织,我必须以个人的力量来反对造假。但这个说法并不准
确。我的确有很多支持者,特别是我的妻子。今天她也在这儿。没有她的爱和支
持,我不可能持续战斗了这么长时间。在13年前我开始战斗的时候,我也从未想
过会持续这么长时间。这发生于2000年,当时互联网在中国兴起,许多中国报纸
和杂志都上网了。我当时住在加利福尼亚,也能很容易地获得中国的信息。我很
惊讶地发现伪科学、欺诈、不正当行为和腐败在中国科学界和保健业是如此泛滥,
却没能听到独立的批评声音,所以我决定对此做点事。我建立了一个网站,最终
它成了反对中国学术界欺诈现象的旗舰。我们每年报道大约100起造假事件,但
这只是冰山的一角。我是义务做这项工作的。我是个科普作家。我以写书而不是
以揭露造假来谋生。没有人付钱让我做这些事,但有人付钱试图阻止我。我已面
对许多威胁、诉讼甚至未遂的谋杀。在2010年8月的一个下午,在北京,我遭到
两个凶手的袭击,用辣椒水、锤子和钢管当武器。他们是一个外科医生雇的,因
为我揭露他的不当医疗伤害了一千多名儿童。我侥幸逃脱袭击,只受了轻伤,因
为他们用的辣椒水是无效的。很幸运的,我被一个假产品救了命。后来该外科医
生被警察抓获,他的外科手术方法被中国卫生部禁用,但是他只被判了5个半月。
现在他出狱了,重新开了医院,继续做其被禁的手术,并威胁我。我不会害怕也
不会被吓住。我被迫成为一个战士,而既然战斗已经开始,我就必须继续下去,
直到情形有所改观,否则我的努力就会白费。但是我不指望不久以后情形就会有
戏剧性改观。在一个没有民主、法治和言论自由的国家,反欺诈战役要比你能设
想的还要困难得多,因此国际的支持是珍贵的。我非常感激你们的褒奖。再次谢
谢你们给予的这个荣誉。

  (原文)

Acceptance Speech of 2013 Cliff Robertson Sentinel Award

  I am very grateful and honored to receive this award. Last month a 
Chinese TV channel had a coverage of my activity. Its title was "a 
one-man war against fraud". That's because in China we don't have an 
organization like ACFE, and I have to fight fraud individually. But 
this description is not very accurate. I do have many supporters, 
particularly, my wife. She is here today. Without her love and support, 
I wouldn't be able to carry on this fight for so long. When I started 
it 13 years ago, I never expected it would last for so long. This 
happened in 2000 when the Internet was booming in China, and many 
Chinese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were online. I could easily get 
information from China when I was living in California. I was 
surprised to see that pseudoscience, fraud, misconduct, and corruption 
were so widely spread in Chinese scientific community and health 
industry, and no independent critical voices could be heard, so I 
decided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I set up a Web site, and eventually 
it became a flagship against fraud among Chinese academics. We 
reported about 100 cases every year, but that's just the tip of an 
iceberg. I do this work voluntarily. I am a science writer. I earn my 
living by writing books, not by debunking fraud. Nobody pays me to do 
it. But somebody did pay trying to stop me. I have faced many threats, 
law suits, even an attempted murder. In an afternoon of August 2010, 
in Beijing, I was assaulted by two hit men, using pepper spray, hammer 
and iron bar as weapons. They were hired by a surgeon because I 
exposed his malpractice that had harmed more than one thousand children. 
I narrowly escaped the assault with minor injuries because the pepper 
spray they used was ineffective. So my life was luckily saved by a 
fraudulent product. Later the surgeon was caught by police and his 
surgical operation was banned by Ministry of Health of Chia, but he 
was only sentenced for five and half months. Now he is out of prison, 
reopens his clinic, continues to do his banned surgical operation, and 
threaten me. I am not scared and won't be stopped. I was forced to 
become a fighter, and since the fight has started, I have to keep it 
going until the situation is somehow improved, otherwise my efforts 
will be wasted. But I don't expect the situation will have a dramatic 
improvement soon. In a country without democracy, rule of law and 
freedom of speech, anti-fraud campaign is much more difficult than you 
can imagine, and international support is precious. I deeply 
appreciate your recognition. Thank you again for this honor.

(XYS20130702)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Friday, June 21, 2013

关于 “亚洲和拉丁美洲中国国家形象民意调查报告 ” 的真相

今天看到一则令人振奋人心的新闻:

“杜克大學教授:近70%國民認為中國政府是民主的”


文中我最关心的论点是这个:近70%的中國民眾認為中國政府是民主的、好的。

以及这个: 以上數據說明:我們中國民眾的政治觀念還是比較理性、成熟的,對社會、對政府治理等持客觀公正的態度,這給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提供了良好的民意基礎。這次的調查與網絡上的東西完全不同,是否可以這樣說,網絡上的數據不完全代表民意?

----------------------

新闻读后,第一个直觉就是这又是一个高级五毛的拍马屁作品。不过,由于该新闻开头是这样的: 「中國夢」會成為榜樣嗎 訪美國杜克大學公共政策學院中國傳媒研究所主任、教授 劉 康---给人一种印象,该调查是有刘康主持,在美国杜克大学做的全球调查。如此一来,该调查结果就应该具有比较客观的含义了。

虽然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太多的海归被中共收买,已经成为为中共利益摇旗呐喊的主力军,但在证实刘康也是其中一员大将之前,最好先找到所谓的证据。

就放狗狗搜索了一下。

先去了刘康在美国杜克大学的个人主页,看了其介绍,果然很有趣,关于该调查,是这么写的:
  • China's Gobal Image and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Press,
  • 2010.

于是大概可以推论该调查其实是国内上海交通大学做的,跟美国杜克大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果然,继续搜索,找到这个新闻:

上海交大调查显示 中国模式在拉美受青睐

2013年6月13日 04:29

来源:文汇报 作者:姜澎 见习记者黄纯一 选稿:程琦

  东方网6月13日消息:日前,上海交通大学全球民意研究中心在上海发布了“亚洲和拉丁美洲中国国家形象民意调查报告”。报告认为,中国应该更 多地输出软实力,让亚洲民众乃至全球民众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模式。报告发现,尽管近年来中国在拉美的软实力建设总体投入并不很多,但相比在亚洲、非洲和 中东地区,拉美国家更青睐中国的发展模式。   

上海交大人文艺术研究院院长兼全球民意研究中心主任、致远讲席教授及美国杜克大学教授刘康介绍了亚洲和拉丁美洲中国国家形象民意调查报告的阶段性成果。

 
-----------------

果然,刘康是两边挂职,吃完资本主义再吃社会主义的高高级五毛。

这么一来,该调查的基调就不奇怪了。MLGB, 中国官方自己做的调查,哪个敢说自己的不好。

话说现在我们党的领导才能也是越来越高了,表扬和自我表扬的艺术是如火纯清呀。

再领导个500年,应该不在话下。

我党万岁!


    • Publications of Kang Liu

      • Books

          • K. Liu.
          • Aesthetics and Marxism (Chinese translation).
          •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 2012.
          • K. Liu.
          • , Bakhtin's Dialogism and Cultural Theory.
          • New Edition,
          •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 2012.
          • K. Liu (editor).
          • China's Gobal Image and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Press,
          • 2010.
          • Liu Kang and Zhou Xian.
          • Contemporary Chinese Media Culture.
          • Peking University Press,
          • 2010.
  • Friday, May 3, 2013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zt

     http://www.mitbbs.com/clubarticle_t/zhuling/7957.html


    发信人: feu (Virya鱼~~~), 信区: zhuling
    标  题: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2 10:29:53 2010, 美东)

       1994年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且因治疗不当导致终身致残,震惊中外。我非常同情
    朱令和他的家人,也和千百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希望帮助朱令,并期望早日找出中毒的
    原因。当时我也曾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了一些挽救朱令生命的活动。两年后我被卷入此
    案,公安机关经过了一年多调查最终解除了对我的怀疑。

      对这件事这些年来网上时有传播。许多人一直在想方设法帮助朱令,同时也愤怒地
    要求缉拿和惩罚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但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相信
    清者自清,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人,我就是再解释,恐怕也是“疑人偷斧”。去年网上
    甚至指名道姓地说我是凶手,我当时很想站出来解释,但又考虑毕竟案子没破,朱令如
    何中毒仍然是个迷。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如果有人认定我是凶手,任何解释都会激发
    出新的怀疑,引来更激烈的讨论和更多的谣言,这是被冤屈者的共同悲哀!于是我决定
    继续沉默。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气愤地想帮我反驳时,我和家人都劝阻了。
      
      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甚至沉默本身也成为了疑点。不断有身边
    的朋友、熟人向我询问。我不可能一一解释,而且事情这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
    楚的,口口相传、断章取义又不知道会演绎出什么版本,特别是出现了心怀叵测的谎言
    ,使我不得已决定针对看到过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事情十分复杂,涉及的人和部门很多,为了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或尴尬,我隐去案
    件中除我和朱令之外其他人的姓名。但对牵涉到的单位和部门,我不可能完全规避,实
    属无奈。
      
      今后我不打算参与网上网下的讨论、辩论和答疑,只希望过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
    被打扰。当然我保留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权利。
      
      我对文中提及事实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另外,我发现天涯上有两个ID,分别为“孙维”和“sunwei”,似乎注册后从未
    使用过,在此声明与我无关。
      
      
      一 我被无辜卷入朱令中毒案件
      
      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来到
    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
    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领导,并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随
    后学校保卫处和派出所开始了解情况,我和同宿舍、班里、系里以及文艺社团的很多人
    都被问询过,都是一些了解基本情况的问题,之后两年公安再没找过我。
      
      想不到97年4月2日,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以“简单了解情况
    ,只是换个地方”为由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我在印有“犯
    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在经过了8小时的连续突审后,他们通知家人接我回家。
    我以为公安还会再找我询问一些问题,但是他们从此再没找过我。反而是我和我家人上
    百次地催促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办案,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更奇怪的是,在公安机关询问我之后,他们于4、5月间找我的舍友们了解情况。
    我的舍友们非常了解我的人品和性格,坚信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并提出让公安广泛调
    查我的人品,没想到公安的同志很为难,不肯做笔录,说:“这个要求谁提?你提,还
    是我提?”这明显是带着有色眼镜进行调查。对此事的不满我们以书面形式呈交了公安
    机关。之后我们咨询过法律专家,他们说尽管我国97年1月开始执行的新刑事诉讼法明
    确规定实行 “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但在实践中很多办案人员还是习惯性的延用以
    往的“有罪推定”。8年后的今天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和多起陈年冤案的曝光,“
    无罪推定”已深入人心,但是1997年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对此我深有体会。
      
      98年8月,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
    中毒有关。
      
      
      二 所谓我是“学校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
      
      朱令案件至今未破,她具体是什么时间中的毒,在哪儿中的毒,怎么中的毒至今无
    法查清,而导致她中毒的铊的来源也不清楚。尽管有多种可能,但有些人却只把焦点集
    中在化学系实验室和宿舍。其它场合的问题我不好说,但化学系实验室的情况我清楚,
    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宿舍的情况见四“关于我们宿舍”。
      
      我4月2日被讯问时第一次从公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
    学生,而且实验室的“管理非常严格”。但这完全是谎言!
      
      我绝不相信自己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因为我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
    人已经配好了放在桌上的。为此我查阅了文献,事实上化学系在实验中使用铊试剂有很
    长历史了。仅我查到的论文就有若干篇,收稿日期分别为1991年10月16日(那
    时我还没入学),1994年12月20日,1995年8月16日,1995年10
    月2日,1995年11月8日和1996年2月16日。直到97年公安开始调查,化学系才
    禁止使用铊。
      
      此外,系领导后来也说除了化学系,其他系实验室也有铊。
      
      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铊溶液和其他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
    是好几年,实验室有时也不锁门。很多同学课余时间下实验室帮老师作实验,实验室也
    对外系学生开放。做实验的时候,同学们互借仪器药品也是常有的事。这种情况多年来
    一直如此,即使在朱令中毒确诊后也没有太大改善。
      
      为了证实真相,97年4月,我哥哥独自一人(从未在清华工作、学习过,更没去
    过实验楼)借了一部家用摄像机在白天工作时间到化学系实验楼,先后进了几个实验室
    ,并从其中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台上拿了一大瓶有骷髅标记的有毒试剂,举在镜头前,把
    它带出实验楼,然后又送回原处,整个过程全部拍摄下来。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重复了几
    次,每次都无人过问。
      
      出于对学校的感情,我没有把录像带直接递交公安。但这个事实又对我非常重要,
    我不能替学校背这么大的黑锅,于是我在97年5月5日下午4点多找到校党办,把录
    像放给他们看,表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由学校自己向公安反映真实情况,说明我
    真的不是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这比较有利于维护学校的形象。
      
      没想到,第二天(5月6日)一大早,学校实验室突然大整改,要求师生停下工作
    ,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并由保卫处进行了拍摄。当时有不少人目
    睹,很容易证实。
      
      我担心学校掩盖实验室管理不严的事实,不得已只好于1997年7月18日把录像带和
    我查到的文献交给公安。
      
      1997年7月28日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
    的通知”(教备厅 [1997]13号),指出:“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
    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
    重要原因。”
      
      
      三 学校曾扣发我的毕业证书的经过
      
      1997年6月30日毕业典礼之前,系领导通知我,由于我被公安调查不能发我毕业证
    书,并让我家人来校谈话,说学校通过官方渠道接到公安通知缓发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
    书。当时接待我们的一位校党委领导还说“在朱令中毒的案件中,清华经过多次反思,
    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
      
      我父母当即去了公安14处了解情况,没想到公安说根本没听说过孙维学籍的事,表
    示:“警方只管破案,学籍管理是学校自己的事儿,和公安没关系,公安局从来没有,
    也不可能向学校发这样通知的,如果真打过电话,一定会有记录的,但是我们没查到任
    何记录。”
      
      其间,我和家人曾给校党委领导写信,要求学校将缓发毕业证书的决定尽快以书面
    形式通知我们并加盖公章。经多次交涉,学校坚持不给书面通知。
      
      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8月下旬,校党委、校办及系领导等再次在校招待所(丙所
    )接待我们。我们表示学校扣发我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校党委领
    导竟然说:“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择:要么要学校承认错误,要么解决你的问题。”又
    说,“你想让清华认错,是绝对不可能的!”谈话不欢而散。
      
      之后,我们又给党委领导打了两次电话,坚持要求:学校如不发证书就应该给我们
    一份不发证书的书面通知。9月29日,系领导打电话通知第二天去学校领取证书。
      
      
      四 关于我们宿舍
      
      朱令中毒后曾经有记者来采访,在她笔下我们的宿舍关系冷漠而敌视。真实情况是
    ,我们的宿舍生活非常快乐。我们几个舍友五年来别说吵架,脸都没红过,至今仍是好
    朋友,了解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虽然大多数记者有良好的职业道德,但经历这次
    采访后,我和舍友都对媒体颇有顾虑。
      
      我和朱令没有任何过节,但确实和另外的舍友们更亲密,主要是因为朱令交游广泛
    ,社会活动非常多,又是校文艺社团的积极分子,在社团的时间多,在宿舍的时间少,
    即使是在朱令第一次生病后返校期间也仍然每天去文艺社团的宿舍楼煎药。
      
      在调查朱令中毒案时,一些人(甚至有我尊重的师长)为了回避自己的责任就不惜
    提供不实的情况,但是我的舍友们在公安调查我的性格、人品、和朱令的关系等问题的
    时候,她们都非常客观。我至今仍非常感动!
      
      朱令94年生病以后很长时间不能确诊,因为我母亲是医生,我还把朱令当时的症状
    (脱发、皮肤疼、腿疼)告诉我母亲,让她帮着分析和打听,我母亲当时还说可别是红
    斑狼疮。这些情况我的舍友们都知道。


      五 关于所谓“动机”
      
      投毒总得有动机吧?!如此恶毒的想要致人于死地,没有深仇大恨是不可能的。给
    我编造的动机竟然是竞争演出机会,这纯属莫须有。
      
      此消息的作者原话如下:“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某因为都是
    北京考来的,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
    令的水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
    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事实上,朱令弹的是古琴独奏(而不是古筝),同时也参加中阮伴奏。古琴我根本
    没学,进民乐队后才开始学习中阮.更重要的是中阮只是伴奏乐器,民乐合奏的时候几
    个中阮是一起上台的,不分主次,更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
    学校参加一个比赛,朱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
    和录像为证。
      
      而且我在大三就因为觉得功课紧张主动退出民乐队了,自然没有参加94年底民乐
    队一二九的排练和演出。民乐队应该有我参加活动和退队的纪录,很容易被核实。这些
    情况在我被调查时,已经向公安机关如实说明过。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非常直爽,心直口快,爱开玩笑,嘴有点“损”,有可能
    得罪过一些人。我从不小肚鸡肠,更谈不上好嫉妒。
      
      
      六 关于所谓我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
      
      网上盛传我爷爷去世前最高领导去探望,爷爷“拉着最高领导的手”请求“放了我
    的孙女”。而“公安局长大发雷霆,说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云云
    。如此绘声绘色,好象作者就在现场。如此恶毒而居心叵测的编造令人发指。事实是公
    安机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讯问我是在1997年4月2日。而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
    去世,如果这位“作家”所说属实,岂不是阴阳两界真能对话了?!而且我一天也没有
    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
      
      97年4月2日那天,公安问到我的家庭成员,我只说了父、母、哥哥,再问其他人时
    ,我只说爷爷奶奶已经去世,连名字都没提。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人,他一生爱国、敬业、正直、廉洁,最痛恨腐败。生前多次留
    下遗言:遗体做医学解剖,捐献有用的组织和器官,其余作肥料,绿化祖国,丧事简办
    ,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他的骨灰撒在树下,没做任何标记,积蓄全部捐献给家乡的
    学校。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去世的老人,在他身上编造这样的虚假故事是十分可耻的!
      
      
      七 关于所谓领导人和公安包庇我
      
      网上盛传领导人和公安对我的包庇,读者无不义愤填膺。事实是公安从来没有对我
    进行过任何包庇。
      
      朱令94年底中毒,由于医院误诊耽误半年,95年4月确诊铊中毒,至97年毕业前夕
    一直没有破案,应该说是错过了破案的最好时机。事后由于朱令家人一直广泛地向大家
    讲述,我们也就听到一些以前不了解的事情: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
    ,指出学生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能放走凶手
    ;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
      
      可以想象公安当时一定面临巨大的破案压力,他们希望尽快抓到凶手,对上级领导
    和朱令家人能有个交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朱令中毒两年多公安机关一直没什么动静却
    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讯问。
      
      由于对我的调查迟迟不给结论,我和家人都非常着急。我还年轻,总不能长期背着
    “犯罪嫌疑人”的黑锅过日子吧。于是我们不断要求公安对我进行进一步调查,并与有
    关人员当面对证,对我提供的各种信息进行核实,希望还有什么疑问就尽快提出来,我
    好解释澄清,但是公安机关从1997年4月2日以后再也没找过我讯问任何问题。
      
      我和家人一直想在基层解决问题,第一个电话是 97年4月4日、第一封信是97年4月
    5日,都是给清华派出所的。之后给系办、系领导、校办、校保卫处、校派出所、公安
    14处等反复打电话、写信或面谈,后来也曾向几乎所有相关部门反映,但事情仍无进展
    。由于知道朱令家人早在97年上半年就上书国家领导人,不得已我们才于98年1月也
    给高层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说明:我们只是恳请有关单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尽快依法办案,决不是要求法外施恩。
      
      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 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
      
      那天我家亲戚来做客,因茶杯里的茶凉了,他把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突然听到
    爆炸声,大家吓了一跳,发现杯底有个夹层,夹层被炸开了,里面竟然装有窃听器,立
    刻查看另一个相同的杯子,发现同样装了窃听器。这两个杯子是专门烧制加工的,有夹
    层,杯底凹进去很深(见照片)。那位亲戚恰巧是搞机电的,又爱好无线电,一看就知
    道是窃听器。经回忆,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
      
      既然安装了窃听器,我家附近还应该有窃听接收点,这么复杂的事看来大概只能是
    公安所为,估计我家的电话也被监听了。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
    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这些也足以证明公安机关和高层领导不但不象网上传说的包庇我,恰恰相反,公安
    机关是在严格侦查之后才解除了对我的怀疑的。
      
      
      八 我曾多次要求公安机关对我测谎
      
      从1997年4月起我和我的家人反复要求对我再次讯问、安排对证和测谎,但始终没
    能实现。
      
      97年4月29日晚,因收到恐吓信我和家人去学校派出所报案,同时向接待我们的两
    位办案同志提出对我测谎的要求,他们没有答复。之后我们请教了一位法律界人士,他
    们说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和应用。所以我们就没有接着再提了。
      
      1998年7月29日北京晚报登出我国测谎仪研制有突破的报道,报道中说:80年代北
    京市公安局就曾试用过国外引进的一台测谎仪,准确率90%左右。1991年研究机构和北
    京公安局合作研制并鉴定过此种仪器,还办了培训班,后来又不断改进,经过8年努力
    ,终于可以大胆亮相了。但通篇没有提国产设备准确率,所以需要确切、全面的了解。
    后来终于咨询到有关人士,他们说:准确率相当高,但准确与否还和测试的出题人水平
    有关,所以是有风险的。尽管如此,在案件没有侦破的情况下测谎是能还我清白的最好
    方法。我实在不愿意不清不白地生活,因此尽管公安机关从未提出过,但我仍然主动要
    求对我进行测谎,却未被接受。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在14处领导和主要办案人员都在场
    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被立即拒绝,说“没有必要了”。直到后来
    家里发现了窃听器,我才明白公安早已使用了更有力的侦查手段,事情清楚了,当然不
    必再给我测谎。
      
      
      九 朱令家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我是“凶手”并曾对我进行恐吓
      
      我97年4月2日被卷入案件,4月11日朱令的舅舅给我父亲打电话要求“私下谈谈”
    ,并声称:“我手里有不利于你女儿的证据”。我父亲说:“有证据应该立即交公安机
    关,这样有助于破案”,“我绝不是怕与你谈,但一定要有公安人员在场做证才行”。
    他马上改口:“不能算证据,只能叫线索”。我父亲说:“线索也应交公安人员,同样
    有助于破案”。我父亲还表示:我们两家有两点是完全相同的,第一都是受害者,第二
    都希望早日破案。
      
      详细的通话记录我们以文字形式递交了公安机关。
      
      4月26日,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宿舍的恐吓信,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世人
    皆曰可杀”“纵然是天涯海角,终不能逃脱惩罚”,说“对朱令所做的事情,如果法律
    无法给予惩罚,是否可以效仿”,并“发誓不惜用一切为朱令复仇,为国家除害”,信
    中还提到“黑社会”。
      
      相似的信件也发给了班里其他一些同学,要求同学们配合朱家提供有关我是凶手的
    “证据”。
      
      我们请教了一位律师,她说:这是明显的恐吓,你们可以起诉他,另外一定要注意
    人身安全,现在甚至花几百元就可以雇凶杀人,而且还可以伪造成意外事故不留痕迹。
    家人十分担心我的人身安全,要求我离校回家。
      
      5月5日下午,我迫于毕业压力返校。5月9日中午,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们宿
    舍的第二封恐吓信。内容与第一封信基本相同。
      
      尽管我也是这个案件的受害人,但朱令和她家人的情况更惨,我不想给她的家庭雪
    上加霜,因此没有追究。
      
      两个优秀的女儿相继不明不白地一死一残,放在谁家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我理解朱
    令家人渴望挽救自己孩子和抓住凶手的心愿,也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是朱令家人自
    己都承认没有证据,却认定我是“凶手”,并广泛散布我是“凶手”的舆论,对此我十
    分不解。
      
      我曾找过朱令的一个好朋友,表示希望能和朱令的母亲沟通。他说:如果真的不是
    你干的,你于心无愧就行了,朱令家人坚信了这么久的想法,日思夜想,是不可能改变
    的。
      
      97年7月30日,我和哥哥去 14处催问案件调查的进展,正好在远处看到公安
    人员接待朱令的母亲。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和朱令的母亲谈一谈,把
    有些事情说清楚,公安人员连忙制止,说现在不合适,并马上把我们拉走,生怕朱令母
    亲看到我们。
      
      98年8月26日,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怀疑后,我再次提出希望能和朱令家人
    沟通,消除误解,公安说:“朱令家人误会很深,认死了这个理儿这么多年了,即使你
    们和她家人见面,恐怕也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也做过他们的工作,非常困难,没
    什么效果,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接触,很可能会有危险,要是出了事儿就更麻烦了。”
      
      
      十 我对网上传言的看法
      
      我一直认为,也一直对我的朋友们说,其实这些在网上伤害我的人大多都是善良的
    ,他们并不是存心要伤害我,只是出于义愤希望惩治凶手而被各种真假难辨的流言所误
    导。
      
      当然也不难看出其中有很少数人一直在挑起和引导舆论的发展,只要有人持比较客
    观的观点或者质疑这些所谓“证据”,就立刻会被揪出来甚至遭到谩骂,或者被说成是
    我的“发言人”。对于这些引导舆论发展的人,我希望他们的出发点是善良的,是为了
    帮助朱令,但如此不负责任地蓄意造谣中伤动机令人不解。
      
      对于网上那些客观理智的网友,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客观地思考和评论,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很抱歉,让这些不相识的朋友为我挨骂。
      
      不加思索的轻信与盲从,在文革期间达到顶峰,造成了多大的民族灾难!在网络上
    虽然每个人只是一个虚拟的ID,仍然应该理智客观,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十一 关于我的私人情况
      
      网上流传着各种版本。我一如既往地不希望我和家人的生活被打扰,而且我的私人
    情况与案件无关,我没有必要作任何解释和说明。
      
      
      十二 我的愿望
      
      1. 公安机关尽早破案!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2. 愿朱令早日康复。
      3. 希望大家客观理智地对待网上的各种传言。
      4. 我和家人希望过上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
      
      除了朱令家人,没有人比我更希望早日破案了!
      
      既然大家都和我一样真心希望早日破案,请你真名实姓,把任何证据或者线索,尽
    早提交公安机关以便调查核实。在网上以讹传讹只会误导别人,伤害无辜,拖延破案的
    时间,并让真正的凶手继续逍遥法外。在对我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中也许真正的凶手正在
    偷笑吧。朱令家人多年来一直发动大家收集“证据”,因此生成了一些哭笑不得的说辞
    ,不值一驳。
      
      怀疑和推测绝不等于事实。前不久的佘祥林“杀妻”案就是一个例子。由于“死者
    ”家属揪住不放,上访要求严惩凶手,之后又找到了一具女尸,而且被死者家属指认了
    ,结果却是一起冤案。
      
      案子没有破,每个人都可以怀疑,我也有自己的怀疑,但我从未为了洗脱自己不负
    责任地到处散布。在《天妒红颜》这篇“经典著作”中,除了多处杜撰和全篇“据说”
    外,skyoneline还说到“多少有些知情的同学,明确认定孙维就是投毒者”。人命关天
    的案件难道仅凭“多少知情”就能“明确认定”吗?!更何况我们班上一些了解情况的
    同学多年来一直替我不平,这次知道我决心发表声明,都很支持。
      
       Skyoneline的说法如果不是不负责任,就只能是别有用心了。


     窃听器照片链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67.]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1184208_5820833.jpg
    (203483 字节) [删除]